返 回
所在位置: 党史学习教育 > 党史百年
锻炼身体与精神
发布时间:2021-10-13 08:30:00

【家书原文摘编】

谦芳、茂杞、岂凡、学涵、学初、峙璜、延仁、学安:

你们这批我不认识的人,我却喜欢看你们的来信,尤其说到你们思想改进想做番事业的信……学涵说:“我这次的决定,经过了一段很痛苦的思想斗争。”学初说:“我真欢喜,我突破了五关,斩了六将。”如果不是说考试的关而是说“很痛苦的思想斗争”的关的话,那我要告诉你,你们过的还只是“童子关”——笠仲没过得去的关而不是真正的关。前几年你们的叔父或哥哥——谢放,随军队由北打到南,又由南打到北,满以为看不到了,忽出现在我面前,黑瘦得只剩几根骨头。我写过首诗给他,是旧诗,不便抄给你们看,意思是说,要从艰苦的过程中,得出隽永的味道,像云长到达黄河渡口的样子,才算过关。如果过关后感到松劲,那是“偷关”,不算过关,以后遇着关会过不去。

你们当不会再有那样险阻的关,但困难总是有的。必须锻炼身体与精神,服从组织,力求上进,老老实实,讲到哪里就做到哪里,你们的前途才是无限的。不然的话,也许碰着平阳的关也闯不过去,碰着一员裨将也斩不下来。峙璜似乎是看了我去年的一封信,打破了做“少爷”的梦,很好。干军队是要有好身体,挑八十斤,走十里路,算什么?你伯父那样小个子,不也能抬轿走长路吗?你父亲那样文弱,听说现办两个学校,今天走这,明天走那,身子还好了些。劳动是最神圣的事,不肯劳动是反动社会传下的坏观念。


这是谢觉哉写于1951年1月27日的一封家书。信中提到的谢茂杞、谢笠仲是谢觉哉的侄子,谢谦芳、吴岂凡是谢觉哉的侄女与侄女婿,陈学涵是谢觉哉的外孙女婿,谢学初、谢峙璜、谢延仁、谢学安都是谢觉哉的孙子。

谢觉哉常说:人生最大的快乐,是自己的劳动得到了成果。他非常注重子女勤劳品格的培养,早在参加革命前就曾告诫还在上高小的长女,“读书和劳动是两不误的事情,学会烧茶、煮饭等治家之事同等重要”。新中国成立后,谢觉哉教导子女“凡自己能做的事,都要自己动手,扫地、洗衣服、煮饭、炒菜、院子里挖土种菜,都要做,做惯了就闲不住,身体也会强壮”。他是这么说的,也是这么做的。三年困难时期,院子里有块空地,他就在休息时间带着家人翻地种菜,自力更生。

在这封信中,谢觉哉用谢放的故事和关羽过五关斩六将的典故,教育孩子们面对人生的难关时应有怎样的态度。谢放是谢觉哉的儿子。1937年,谢放从湖南老家只身来到延安。1944年11月,谢放参加由王震任司令员、王首道任政治委员的南下支队。南下大军由延安出发后战斗频繁,艰险备尝,谢放经受了实际斗争的考验,后和战友们一道从中原突围返回延安。

南下支队的主力来自八路军三五九旅,这支部队最为著名的事迹要数垦荒南泥湾。正如歌曲中唱的那样,“往年的南泥湾,处处是荒山,没呀人烟”,而经过三五九旅垦荒后的南泥湾已然成为“陕北的好江南”。

写这封信时,全国正在开展土改,谢觉哉很关心在湖南老家的子女们土改之后的劳动生产状况。1951年5月25日,他在给儿子谢廉伯等人的信中强调“土改后不再容许依靠封建剥削致富,而应该是勤劳致富”,对他们“仍想过不劳而食的生活”,谢觉哉直言“看不到你们有志气、有计划地创造自己的前途,就要生气”。

来源:中国纪检监察报   作者:孟佳   编辑:吴阳杰
党史学习教育